肖鲁《对话》

2020-07-14 23:03 0

《对话》(小说)


作者:肖鲁

写作时间:2004年12月 —— 2006年3月

出版:香港大学出版社2010

前言:高名潞


52 《对话》.jpg



引子


在北京朝阳区呼家楼居所,一进门客厅正中,放着我的作品《对话》。在作品前方,有一张带有L字母的餐桌,那是为作品设计的,每天我都在这张餐桌上吃饭。


日子一天天往前挪,今天是星期几,我不知道。窗外银杏树叶子快落光了,该是深冬季节。我作了一锅鸡汤,一个人坐在桌前,嘴里机械地细嚼碗里的食物,眼睛发呆地望着前方作品中,那一对男女对话的背影,说不出的伤感弥漫整个房间。


爵士乐忧伤地往前走,敲打我孤寂的幽魂。我直愣愣望着这件作品,脑子里时而翻江倒海,时而空空如也。围绕作品的一件件往事,和将要面对的未知,如同作品中间悬挂的电话,与自己,与他人,与社会形成一个永远也无法沟通的盲音。


耳边响起震耳欲聋的枪响……


对话——


砰!砰!


对话——


1989年2月5日上午11时左右,北京中国美术馆“中国现代艺术展”上的枪声。回忆意味躯体的死亡,我吞噬自己的肉体,一口一口地嚼啄,直到心痛窒息。思绪犹如飘忽不定的风,寻找往昔一点一滴的记忆。时间长河,洗刷没有边际的时空,倒置的人生,从那一点开始,错位,一再地错位。生命的驱使,在一个无法用简单逻辑推理来证明的前提下,命运之神向我走来,我无法逃脱地面对至高无上的神灵,祈求上苍的力量,让我有勇气面对自己,面对世人,来讲述一个人的经历。


在我将要吐露的故事中,或许会有许多他人的影子,那擦肩而过的偶遇也罢,刻骨铭心的相知与相残也罢,这世上一切事情的发生,用中国人最常用的词“缘分”,一切都在不言之中。我本是性情中人,随感觉飘逸,是天性使然。如今是五脏六腑的不舒服,非得将那过去的事情翻腾出来,在阳光下晒一晒。如果散发出来的晦气和毒素伤害了什么人,这是我的过错。因为我真是太久太久没有勇气面对自己,那日积月累的伤痕,在一个偶然事件上,使我濒临绝境。


如今大病虽未痊愈,但危险期已过。在此;仅以自己一点治病的体悟来告诉世人,我的病源所在。如果这个世界上,和我有同病相怜的人,或许能读懂一点我的病史。如果根本看不懂,别怪我胡言乱语,就当一个病态中人,说的“痴话”罢了。言乱语,就当一个病态中人,说的“痴话”罢了。